二八一

团偏千凯 偏凯

这一小坨真的超级无敌奶!!!超级可爱!!!

超级超级喜欢这里!!!

两个他 29

赤鸡!!

辞树:

 


总目录


 


BGM




前文:01  02  03  04  05 06 07  08  09  10  11  12  13 14 15  16  17 18 19 20  21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






我一直憎恨眼前的黑夜,却忘记自己也正在身处黑夜。




 


#圈地自萌,勿升真人#


 


兴许夜间的雨浓稠细密,王俊凯几乎抬眼就看到了易烊千玺眼角的湿意。


 


鬼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紧张,插在口袋里的一只手的指尖都磨出来了细密的汗水。


 


可是易烊千玺偏偏像静止了,于是沉默出现在了最不应该出现的时刻。


 


就在王俊凯想着要不要做些什么,比如一个拥抱,一个强吻,来结束这尴尬等待的时候,清清淡淡地声音就从耳边飘了进来。


 


“不好。”


 


王俊凯看着他,揣摩这字里行间的笃定成分。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 


“我说不好,我们俩在一起,不合适。”


 


易烊千玺低下头,先王俊凯一步离开,脚步不紧不慢,跟刚刚散步的节奏没有分别,倒像是刚刚王俊凯独自强加的告白情节,像个突兀的插曲一般,打乱了原本规规矩矩的剧情。


 


王俊凯抬着眼睛望着易烊千玺离开的背影,都快看不清了也没等来浪漫的回头场景。


 


他将手从口袋拿出来抹了下脸上的雨水,忍不住笑了笑,收回目光,自言自语地开口。


 


“我被拒绝了?”


 


“我居然被拒绝了?”


 


“他竟然拒绝了我。”


 


易烊千玺为什么不能拒绝呢?


 


王俊凯杵在原地,想找个长椅坐下来,可是周围到处都被雨水打湿了,他只好在原地用鞋尖磨着脚下的鹅卵石,脸上也看不出来喜悲。


 


是啊,他为什不会拒绝?


他也没说过喜欢自己啊?就是偶尔有些令人误会的举动,你又何苦就当真了呢?


 


还是自己太主动吓到他了?


 


都说表白这件事赶早不赶晚,是不是自己的坑都得先占着。


也许是现在满心里都是喜欢,王俊凯突然发现易烊千玺简直不要太有魅力,虽然外表都是假象,但那脾性也是勾人的要命,万一哪天被一个比自己还死皮赖脸的缠上,到时候还得憋屈着防着不成?


 


这么一想起来,以前都没在意过队里那些女同志们有意无意地围着易烊千玺的画面,现在怎么看,怎么扎眼。


 


还是说,输在了性别上?


 


想到这,王俊凯忍不住嗤笑。别说他自己都不相信,那感觉来了谁管得着对方是男是女?


要是说两人什么都没干过也就算了,可是易烊千玺偏偏就亲过自己,碍于面子王俊凯倒没表现什么,但多少次回味起来还真是有些脸红心跳。


 


王俊凯觉得自己又不是个姑娘,心思也不算敏感,男人脑子一热什么事都干的出来,自己活现在还能不知道这点分寸。


 


只是心里还是毛毛躁躁的。


本来费这么大功夫,以为马上就要执手相见,互通心意了,最好能走进易烊千玺的内心世界,他甚至都不介意jackson的存在,虽然那家伙挺招人烦的,但是王俊凯从来不认为这世上没有解决不掉的难题。


 


他是着急了点,他好不容易处心积虑让易烊千玺重新醒过来,要不是情况有变,也许这个心思王俊凯还可以再藏上一段时间。


 


只是易烊千玺太没人性,拒绝的一点面子都不给。如果不是自己一门心思喜欢他,还真想打他一顿,打到他同意为止。


 


王俊凯烦躁地揉了揉头发,原地过滤了半天乱七八糟的心思,最后长舒了一口气。


 


不管怎么说,这还真是一件挺难过的事情,不过他又不是女孩子,反正迟早都是他的,享受一下死皮懒脸追人的过程,好像也不错?


 


这样想来反而还有些开心。


 


王俊凯觉得自己这个职业也不太适合老婆孩子扯扯绊绊,有个养眼的好对象,两人还在一起工作,永远不会缺少话题,也不会因为照顾不到对方而觉得工作桎梏。


 


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缘分。


 


你想拒绝就拒绝?你也得问我同意不同意,最近队里没有什么紧要事,也是时候挤出些时间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奋斗了。


 


他易烊千玺就算是块石头,硬捂也得给他捂化了!


 


王俊凯想了个明白,也不觉得雨淋得烦了,哼着小曲就大步往家走。


 


*


 


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,王俊凯回到公寓里,看见洗了澡换了家居服,似乎刚在阳台打完电话的易烊千玺,也许有那么点阴云也早就散开了。


 


易烊千玺似乎有些尴尬,左等右等没等到人回来,差点按讷不住要出去寻人,却没想到王俊凯开开心心地回来了。


 


手里还拎着两份打包来的抄手。


 


说实话,王俊凯也不知道明天醒来眼前这位还会不会在,所以万分珍惜眼下每一分每一秒。


 


易烊千玺话少,王俊凯就陪着他清净。


 


体贴地将抄手倒在碗里,照顾地细致入微,就差喂给他吃了。


 


晚上王俊凯自然抱着枕头挤上了床,不过这次他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君子,借着迷迷糊糊沉睡的状态,没少占身边人的便宜。


 


王俊凯心里美滋滋的,他以前怎么不觉得易烊千玺摸起来这么好的手感,真是白瞎了那些好时光。


 


只是他的忐忑始终没离开过大脑,他再怎么云淡风轻,可还是害怕,他害怕明天一早醒来,身边这个不苟言笑难泡的家伙又换了副新面孔。


 


好像没有哪里不对,可他就是没办法对着jackson满怀爱意。


这生活怎么就这么操蛋呢?


 


想着想着,就趁着翻身伸出胳膊抱在了易烊千玺身上。


 


易烊千玺身子一僵,想睁开眼睛还是忍住了。耳边是沉睡的呼吸声,他微微颤抖的睫毛慢慢平和,没有推开王俊凯的手。


 


一大早倒是易烊千玺先醒了过来,当王俊凯睁开眼睛,看到被自己胳膊压着的人,睁着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,那个眼神凉凉的又不让人抵触。


 


王俊凯下意识松了一口气。


 


“睡醒了?”


 


易烊千玺低眸看着王俊凯点了点头,这才慢慢拿走了王俊凯的手。


 


“那赶紧起来吧。”


 


“哎,好!”


 


王俊凯从来不知道自己也能这么狗腿,长腿一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又是热牛奶,又是烤面包的,忙活的连刚洗的脸都冒出来了汗。


 


易烊千玺在看到王俊凯将抹匀奶酪的面包递给自己的时候,面上终于有些兜不住。


 


“你……我自己来就行,你没必要这样。”


 


王俊凯像没听见一样将热牛奶递给他,笑的比外面的太阳还灿烂。


 


“我乐意行不行?”


“我可告诉你,除了我爸妈,我还真没这么贤惠地照顾过谁,你小心点,养刁了,想走你都迈不开腿。”


 


迈不开腿就对了,我还真就让你离不开我。


 


王俊凯越想越开心,连易烊千玺吃完面包要拿纸巾,他都直接扯过对方的手,慢慢地一点一点帮他擦手。


 


这手可真好看,要是戴一戒指,就真的更完美了。


 


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低眸的样子,有一瞬间差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。


其实眼前的人什么都不用做,也能让他不想再离开一秒钟。


 
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”可他还是抽回了自己的手,随便擦了擦就站了起来。


 


王俊凯看着他走回卧室,将面包一口塞进嘴里,兑着牛奶咽了下去,擦了擦嘴嘟囔了一句。


 


“还挺矜持。”


 


*


 


吃完早饭两人照常开车去上班,易烊千玺歪在他副驾驶的样子,让王俊凯体会到了司机的快乐。


 


自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过后,王俊凯总能在生活中的点滴里发现乐趣。


 


哪怕他在一旁不说话,光是听着同一个广播,都让他乐此不疲。


 


“说真的,我还真怕今早你又睡过去了。”


“我打算今天下午请个假,带你去童小姐那边,她最近忙活你的事情,说不定就有更好的法子。”


 


“王队长。”


“以后我的事情,你还是不要插手了。”


 


要不是开在市中心,王俊凯真想猛踩一下刹车,将易烊千玺脑子里浆糊给晃匀了。


还特么王队长,这一门心思撇清关系的样子,还真是让人心慌。


 


王俊凯嘴角都僵硬了,可还是堆着笑,认真开着车。


 


谁叫老子真喜欢你,管你有一万个理由不同意。


 


其实,王俊凯也想象的到,易烊千玺这么急于推开自己,无非是跟jackson有关,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,所以他越是这样,王俊凯反而越不会甩手离开。


 


车内的手机响起,王俊凯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,伸手直接点开了,电话是自己妈打来的,无非是问一下日常琐碎,外加终日不离其口的变相催婚。


 


以往总会各种理由搪塞过去的王俊凯,这次忽然就有了乐子,他转眸看了易烊千玺一眼,清了清嗓子。


 


“妈,放心吧,我正追着呢。”




“嗨,还有你儿子追不到手的!今年一定给你带回去。”


 


易烊千玺转过脸看着挂断电话的王俊凯一眼,又随即收回目光。王俊凯当然瞥到了这个画面,乐呵呵地继续开车。


 


两人就这么各怀心思到了单位,似乎跟往常没有一丝差别。


 


倒是王俊凯一路狗腿加嘘寒问暖,还把人送到了办公室才依依不舍地离开,让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瞠目结舌。


 


谁不知道自家队长那风火的德性,从来只听他损人,可没见他这般讨好过谁。


 


“王队,你吃错药了?”


 


刘子良咬着三明治缓缓靠过来,幽灵一样的声音在王俊凯耳边响起来,吓得他本来看着易烊千玺办公室的目光微微一抖,回头瞪了刘子良一眼。


 


“找抽?”


“没见过追对象的?”


 


王俊凯说完转身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
 


“追……追……”


留下差点咬到自己舌头的刘子良。


 


“我靠!王队!你说追谁?!”


 


“办公室里吃早餐,这月奖金扣了。”


伴随了一声关门声,刘子良一大早的好胃口,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
 


王俊凯进了自己办公室就乐开了,这样也好,给易烊千玺造成点心理压力,也省的有些花花草草的主动靠过来,一举两得。


 


看来这对象非追到不可了,不然这牛都吹去了,谁来收拾颜面?


 


在办公室里忙着批文件,于未的案子下个月就要开庭了,王俊凯眼眸在掠过这一份文件时微微一暗。


 


他想叹口气,但又觉得多余。


 


也许法律能桎梏一切罪恶,但有的人,也许在上了刑架的时候,也不曾真正认为自己真的错了。


 


几乎是忙活一会,王俊凯就满心想着走廊那头办公室里的人,一分钟不见,就心里痒痒,但是他又总不能往易烊千玺办公室里跑。


 


只想着赶紧到午饭时间,怎么说也得把这段午休时间物尽其用。


 


耳边少了些聒噪,王俊凯才忽然想起来什么,这李涣一上午没瞧见人,这小子趁着空闲居然敢翘班?


 


王俊凯想了想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。


 


“喂!”


 


电话里传来李涣火急火燎的声音,还配着吵杂的环境,王俊凯皱了皱眉。


 


“你死哪去了?”


 


“别提了!”


“我这不是一大早来你家拿我的车嘛,谁知道……”


 


李涣的声音带着急躁,似乎是热的不行,还带着扇风的声音。


 


“我告诉你呀,你今天不道歉,这事咱俩没完,我就叫你仙人掌怎么的?你说你一姑娘家怎么这么不讲理?!”


 


“你说谁不讲理?!你叫谁仙人掌?!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下去!”


 


李涣那头不知在和谁吵吵,一道女声又从话筒里传来,紧接着又是吵吵闹闹的声音,王俊凯下意识将手机拿的远些,他有些惊讶,没想到李涣那边热闹成这样。


 


那女人的声音听着特熟悉,王俊凯迅速回想了李涣的话,赶紧开口。


 


“你干嘛呢?”


“你是不是跟,童夏在一起?”


 


“童夏?!”


“呵,原来你叫童夏啊?!你说你长得也不错,名字也有摸有样的,怎么就这么不讲理?!”


 


“到底是谁不讲理?!”


“你给我滚下去听见没有!”


 


“王俊凯,我不给你说了,今天给我请个假,我还就不信了,整不了一丫头片子!”


 


王俊凯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那边就传来了忙音。


 


他忍不住扶了扶额,自己这朋友什么德性他怎么不了解,除了解剖时能让他安静的像一个变态美男子,其余的时候,那简直就是个随时点燃的炮仗。


 


不过,童夏居然回公寓了,看来晚上下班要好好找她谈一谈了。


 


*


 


那边李涣刚挂了王俊凯的电话,就拿着纸巾擦了一头的汗。


 


周围还有不嫌热看热闹的人,他坐在车里,无视身边怒瞪着他的童夏,眯着眼睛看着她,鼻子里冷哼着。


 


这也不能怪他,他大上午跑到王俊凯这里提自己的车,谁知道车刚从地下车库开上来,就被人猛的亲密接触了车屁股,这一撞差点把李涣的早饭撞出来。


 


本来天就热,李涣也懒得纠缠,谁知道一下车,就看到后面车里坐着一女的,这女的看一眼就眼熟,李涣脑子一转就想到了那天在医院让自己吃瘪的女人。


 


跟那天在医院里一样冷冰冰的模样,就是脸色苍白了些。


 


李涣本来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谁知童夏像是吃了火药一般,不但没有道歉,就只瞥了李帅哥一眼后,扔了一沓钞票给他,那模样分明是让人滚蛋。


 


李涣站在车外衬衫都快被汗湿透了,咬着牙将钱扔了回去。


 


“看你是个女的,我不跟你一样,你给我道歉,这事就算完。”


 


童夏在车内烦躁地瞥了李涣一眼,直接就想开车绕开,也许被晒得浑身难受,李涣一跨脚就挡在了车前面,然后在童夏的怒瞪下钻进了副驾驶。


 


接着两人就吵了起来,童夏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,她本来就烦燥,还摊上这么个人。怎么赶都赶不下车,还引来一群围观群众,眼看就要造成交通堵塞。


 


多少都是体面的人,活了这么久,什么时候让人当猴看过。


 


童夏忍着给李涣一巴掌的冲动,将车内的空调关上,然后就要下车。


 


谁知李涣下意识就拉住了她的胳膊,童夏一惊,转身没经大脑就给了他一巴掌。


 


李涣的表情可谓生动极了。


 


“我妈都没打过我!你这个仙人掌凭什么!”


 


兴许是打的重了,童夏也一时有些懵,周围的人看了半天,都觉得是小两口在吵架。直到闹来了附近的巡警,两个人都给带去了派出所。


 


李涣一生为警察服务,没曾想有一天,自己也有进局子的经历。


 


气是真他妈生气啊。


 


*


 


午饭时间,王俊凯一边给人夹菜,一边将这个乐子讲给易烊千玺听了。


 


易烊千玺起先听的时候愣了愣,然后也偶尔附和几声,中间有几次还给王俊凯夹了菜。两人这副模样,在周围打量的眼光里,简直亮瞎了狗眼。


 


王俊凯心里也乐见其成,不过他倒不会就此丢了脑子。


 


就像他知道易烊千玺有事瞒着他,而且这件事,很有可能跟他为什么拒绝自己有很大的原因,不过他不着急,他能做的,就是在这个阶段,竭尽全力对他好就对了。


 


等易烊千玺熬过这道坎儿,回想起来都是他王俊凯的好,到那时候,别说抱得美男归,说不定分分钟就以身相许了。


 


既然童夏回了公寓,本来打算下午去找她的计划也就取消了。而且易烊千玺还说他下午找领导有事情,王俊凯也不能搞特殊,毕竟自从车祸后,他搞得特殊也不少了。


 


只是王俊凯万万没想到,自己美滋滋营造的一天办公室恋情,居然在下班之前得到了易烊千玺辞职的消息。


 


难怪说找领导有事情。


 


王俊凯扔下手中转来转去的钢笔,抬脚就朝着易烊千玺办公室走去。


 


刚推开半掩的门,王俊凯就看见了易烊千玺在收拾东西,一个平整的纸箱,装了不多的东西,似乎这个办公室就没有易烊千玺的痕迹。


 


在王俊凯推门进来后,易烊千玺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眸看向他,眼睛里有闪过一瞬的挣扎,但随后归为平静。


 


王俊凯进来后,就不动声色关上了身后的门,他也笑不出来,就干站着看着他。


 


“为什么。”


 


也明白事已至此,没有挽回的余地,可王俊凯就是憋的难受,提不上一口气。


 


“你知道,我的身体……所以,我觉得不能胜任这份工作。”


 


知道,王俊凯怎么不知道。


他其实也想易烊千玺天天在家修养,可是一旦发现以后上班看不到他,甚至不能一起并肩作战,王俊凯就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。


 


可是,这个结果又分明是最好的结果。


 


王俊凯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,至少每天回去还能看到他,不管怎么样,他的身体,是最重要的。


 


“你说的对,你好好养着,我也放心。”王俊凯上前抱起易烊千玺面前的箱子,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
 


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转身朝门口走过去,刚要伸手拉住他却顿在了半空中,他轻喊住了王俊凯,看着他转过身来关心的眼神,从嘴里说出来一句谢谢。


 


王俊凯怔愣的目光转瞬染上笑意。


 


“谢个屁!”


 


“走啦,我难得照常下班,回家跟我吃烛光晚餐去。”


 


*


 


两人安安静静回了家,一路上,王俊凯一想到以后很少能这样一起上下班,王俊凯就觉得心里酸酸的,可又不能发作,只能憋在心里消化。


 


走到自家门口,王俊凯刚打开公寓的门,对面的公寓忽然走出来两个人。


王俊凯惊讶地看着李涣跟童夏一同走出来,那表情可谓是五彩缤纷。


 


“闹哪样啊?”


 


李涣有些局促地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,童夏冷着一张脸,在看到易烊千玺的时候微微松动了,小心喊了声。


 


“老师……”


 


也许是这轻柔的声音太过两极化,一旁李涣毫不客气地给了白眼。


 


王俊凯弯腰给易烊千玺拿过拖鞋,自己也换了一双,走进客厅,身后还跟着两个人。一下子让这个房子热闹了不少。


 


只是有些主人根本不好客,只顾着将易烊千玺推到沙发上坐下,还屁颠屁颠地倒了水,就连易烊千玺靠着的后背都仔细的给垫了个软枕。


 


这下轮到李涣瞠目结舌了。


 


可是这一切又看起来那么理所当然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这两个人,本该如此一样。


 


童夏坐在一旁,眼神几次看向易烊千玺,抿着嘴唇欲言又止。


 


“小童,有什么事,直接说吧。”


 


童夏看了王俊凯一眼,还是没开口。


 


易烊千玺垂眸,指尖缠在一起。


 


“没事,没有外人。”


 


王俊凯靠在易烊千玺身边,心里一喜,易烊千玺要是敢拿他当外人,他非得采取些强硬措施逼他就范。


只是要是王俊凯早就知道接下来童夏要说的话,他还真的恨不得回避。


 


“老师,机票我已经订好,那边的住处也安顿好了。我们后天,就可以出发去洛杉矶了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


王俊凯没漏过耳朵里一个字,他转过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易烊千玺。


 


一旁的李涣也有些惊讶,他看了童夏一眼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
 


易烊千玺凝了凝神,转过头来,鲜少露出笑容的他这一次毫不吝啬。


 


“我想了想,还是国外的生活适合我,所以,就打算回去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觉得这一晃神的时间特别刺激,刺激的他心脏都没了生气,他可以忍受易烊千玺辞职,可以忍受他对自己的忽远忽近,甚至可以忍受他拒绝了自己的心意。


 


但他怎么忍受,眼前这个男人,彻底离开了自己的生活?


 


在这个人完全走进自己心里后,居然就要全身而退。


 


“不可能。”王俊凯字正腔圆吐出自己的表态。


 


“王警官,你知道老师的身体状况,目前国内没有完善的医学系统,所以……”


 
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

王俊凯冷冷打断了童夏,连面色都染上阴郁,李涣最了解王俊凯不过,他知道王俊凯真的是动怒了,只是还在压抑着,他有些怜悯地看了童夏一眼。


 


“没有什么道理国外有的国内没有,就算是有,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随时都能交接上, 而且,你这个,根本不是什么……”


 


“对不起。”


易烊千玺拉住王俊凯的手,沉沉开口。


 


“小凯,对不起,我不知道自己的一些下意识的举动会给你带来困扰,都怪我,没有把握好分寸,让你误会了我们之间一些不该有的东西,我很抱歉。”


 


“去他妈的对不起!”


 


王俊凯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,压抑的愤怒也彻底爆发,只是两人之间尽管焦灼,可是旁人也无法介入进去。


 


“你有什么难言的尽管说啊,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怂?你想离开?我不同意。”


 


“别闹了,这个房子,我留给你,也许有一天,我还会回来……”易烊千玺哑着声开口。


 


“谁他妈稀罕这破房子?!”


 


王俊凯看着身下这张清清冷冷的脸,几乎是气昏了头,想也没想就掐着易烊千玺的下巴吻了上去。


 


画风转的太快,也根本没有考虑这空间里还有另外两个活物。


 


李涣几乎忘记了呼吸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可是又觉着这么直勾勾地看不太合适,于是下意识撇开目光转过脸,却冷不丁撞上童夏躲避过来的目光,两人一怔,各自冷冷地绕开。


 


王俊凯与其说是吻,倒不如说是直接撞上去,牙齿碰到嘴唇疼的他眉角一跳,可他就是收不住,他心里有些慌了,他不知道怎么做,才能留住易烊千玺。


 


他害怕的心里发虚,感觉无论做什么,易烊千玺都要离开他了,这种心慌的感觉让他窒息,他只有做点什么,才能让自己好受那么一点。


 


易烊千玺心口微微发颤,他几乎就想伸手环住王俊凯加深这个亲吻了,可是他头脑清醒着,他没有资格,他无法伸手。


 


他只能用力推开他。


 


两人分开后,童夏的眼神仍旧没有直接绕过来,而是小心开口。


 


“我知道王警官跟老师,有着……深厚情谊,但是,老师本来就在国外待那么久,也确实更适合那里。”


 


王俊凯心里的火还没消散,被这句话更是激得心烦意乱,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几乎下一秒就想将闲杂人等给送出去,然后他好好跟易烊千玺谈一谈。


 


可是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,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王俊凯收回目光,从桌上拿起手机,走到一边冷冷开口。


 


“喂,什么事?”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 


“好的,我半个小时后到。”


 


屋内其他人都在看着王俊凯接电话,听不清那头的声音,直到王俊凯挂了电话,握着手机转身,他的眼神从易烊千玺脸上划过,然后落在了李涣身上。


 


“正元集团董事长苏晓东,刚刚坠楼身亡了。”


 


房间内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,王俊凯将手机放进口袋,他的眼眸始终注视着易烊千玺,看着他呆住的眼眸,正没有焦距地盯着某个方向。


 


王俊凯微微皱眉,他俯下身,在易烊千玺额头落下一吻。


 


易烊千玺几乎是僵硬着回过神,却看到王俊凯的目光已经错开看向了童夏。


 


“照顾好他。”
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
 


然后王俊凯转身拿过车钥匙还有一些警官证件,看向李涣。


 


“我们走。”


 


是的,就在刚才王俊凯才突然发现,他能帮到易烊千玺的又有多少?


 


既不能为他承担那些未知的痛苦,又无法为他做些什么,甚至知道自己明明真的喜欢他,却也真的无法忍心,甚至没有能耐将他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消失。


 


就连这关键的时候,他都要以身上肩负的任务与工作为先,他能将自己分担给感情上的部分有多少呢?


 


他能拿出多少时间,为易烊千玺而活呢?


 


如果易烊千玺真的离开了,自己能不能割舍下这一切,追随而去呢?


 


如果真的有这个打算,王俊凯又何苦恼怒着易烊千玺的离开,而不是遵循他的意愿。


 


王俊凯觉得压抑极了。


 


李涣知道他心情低沉,自觉地开着车,眼神忍不住瞥了他一眼,却没有开口。


 


“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


王俊凯低下头,捏了捏眉心。


 


李涣清了清嗓子,半天憋出来一句话。


 


“你们之间……”


 
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


“我喜欢他。”


王俊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,本来也没打算瞒着李涣。


 


尽管早就看到了现实画面,但是当事人亲自承认的结果还是李涣忍不住唏嘘,他什么样的王俊凯没见过,嚣张果断,聪敏机智,每次破了案子还有些臭屁。


 


要说着感情上失意的样子,他还真是头一回。


 


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
 


这一句倒是把王俊凯问倒了。


 


什么开始的?开始喜欢易烊千玺?


 


王俊凯脑中飞速转着,要说什么时候开始,还真是找不到源头。


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,那个忽然出现在摄像下沉静的脸庞,透过屏幕跌入王俊凯的眼眸中,那个男人居乱不危的沉着,还有如同深海一般的眸色。


 


确实挺难移开眼睛的。


 


王俊凯看着外头华灯初上的街道,想着自己乘坐的车辆正在飞快的赶往案发现场,他无数次经历过这种安排,没有时间限制,哪怕你正在家过年围着团圆饭,一旦有案子,都要立马奔赴现场。


 


因为热爱与坚持,所以从不觉得累。


 


可是如果……


 


“你说,我要是辞职了,跟易烊千玺一起走,怎么样?”


 


李涣没想到王俊凯没回答自己的问题,反而说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打算,吓得他差点按上喇叭。


 


“你不会的。”




不愧是自己的朋友,王俊凯嗤笑。


他自己分明也知道这个答案,可是,人生也许有好多冲动,你也须不会去行使,因为你理智的知道一旦做了就会后悔。


 


可是不做也会后悔。


 


王俊凯叹了口气,晃着脑袋甩去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
 


“不说这些了,说说案子吧。”


 


*


 


公寓内易烊千玺还坐在原处,唇间还有王俊凯的气息,只是脑袋里还在盘绕着刚刚王俊凯口中的那个突发案件。


 


童夏一直看着他,最后忍不住开口。


 


“易老师,他很在乎你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。”


 


易烊千玺怎么会不知道,而这一天他又盼了多久,如果是以前,在他还没知道那个秘密之前,他一定会在王俊凯同自己表白后立即将他拉入怀里亲吻。


 


可是现在的他,又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些?


 


为什么命运会给他开这么大一个玩笑,为什么什么样奇葩的事情都砸到了他的身上?还偏偏让他遇到了像王俊凯那样难以忘怀的人。


 


“我这次,可以存在多久?”


 


童夏低头思索了下。


 


“多则三五天,少则……”


“说实话,我也不能保证,能感觉到jackson急需出现,但是又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,而且现在……”


童夏收回话,急切地看向易烊千玺。


 


“所以老师,我们要抓紧出国,到了国外,我们就不再被动,也许就能阻止……”


 


“小童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


“你是一名医生,你在得知这一切之后还在帮我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
 


童夏拼命摇着头,几乎就要掉下泪来。


 


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老师,当初如果没有你,我也许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”


“所以,我不管什么后果,什么真理,我们都要试一试!”


 


易烊千玺摆了摆手,否定了童夏的话,随后给了她一个微笑。


 


“小童,后天你先飞去洛杉矶,我不能跟你走了。”


 


童夏微微一愣,似乎明白了什么,易烊千玺低下头,重复了一遍刚刚王俊凯口述的案子。


 


“我走不了了。”




TBC

啊啊啊啊啊,小王子们是真的真的好好看啊!!!ps(尤其是小凯)

我真心觉得王俊凯的蜡像不及他本人千分之一好看👆

铛铛铛!喜欢你们已经3年零8个月啦!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们啊

  五周年快乐!💛💛💛
  期待8月24!💛💛💛